农信社变身农商行不是简单翻牌,农信社如何变身农商行

近年来,农信社经历了一次大变革,不仅将名字改成了农商行,其实很多内部结构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农信社”改组“农商行”,是国务院对于深化农信社改革的路径部署。那么在改革过程中,如何化解和防范风险?农信社如何完成机制转换?如何协同推进省联社履职改革?

图片 1

河南省将于2017年底前全面完成农村商业银行组建工作,目前该省农合机构的涉农贷款已占全省银行业三分之一以上,扶贫小额贷款占全省银行业近三分之二。风险得到有效化解,股本得到充实,优秀股东也参与金融机构的法人治理,为建设现代银行制度奠定了基础

把化解风险放在首位

图为河南登封市农村商业银行的客户经理(右二)赴该市下辖的君召乡开展贷前调查,了解有机蔬菜种植情况及金融服务需求。
王瑞龙摄

图片 2

在我国农村金融服务领域,长期以来形成了多种中小型机构并存的局面,它们包括农村信用社、农村合作银行、农村资金互助社、农村商业银行、村镇银行等。其中,农信社承担着支农服务主力军重任,在部分农村地区,它甚至是农民获得金融服务的唯一渠道。

河南省将于2017年底前全面完成农村商业银行组建工作,目前该省农合机构的涉农贷款已占全省银行业三分之一以上,扶贫小额贷款占全省银行业近三分之二。风险得到有效化解,股本得到充实,优秀股东也参与金融机构的法人治理,为建设现代银行制度奠定了基础

图为河南登封市农村商业银行的客户经理赴该市下辖的君召乡开展贷前调查,了解有机蔬菜种植情况及金融服务需求。
王瑞龙摄

然而,农信社也有着较重的“历史包袱”:产权不明晰、法人治理结构不完善、内控制度不健全、资产质量差、潜在风险大。

提升农村金融服务水平,基础是深化农村金融体制机制改革。其中,“支农主力军”农村信用社改革进展备受社会关注。《经济日报》记者从河南省银监局获悉,河南省将于2017年底前全面完成农村商业银行组建工作。

提升农村金融服务水平,基础是深化农村金融体制机制改革。其中,“支农主力军”农村信用社改革进展备受社会关注。《经济日报》记者从河南省银监局获悉,河南省将于2017年底前全面完成农村商业银行组建工作。

由此,国务院在《深化农村信用社改革试点方案》中提出,要重点解决好两个问题:一是以法人为单位,改革信用社产权制度,明晰产权关系,妥善处理历史积累和包袱;二是改革信用社管理体制,将其管理和风险处置责任交由省级人民政府承担。

“农信社”改组“农商行”,是国务院对于深化农信社改革的路径部署。2014年,国务院办公厅又印发《关于金融服务“三农”发展的若干意见》,强调进一步深化农信社改革,积极稳妥组建农村商业银行,培育合格的市场主体,更好地发挥支农主力军作用。在此改革过程中,如何化解和防范风险?农信社如何完成机制转换?如何协同推进省联社履职改革?

“农信社”改组“农商行”,是国务院对于深化农信社改革的路径部署。2014年,国务院办公厅又印发《关于金融服务“三农”发展的若干意见》,强调进一步深化农信社改革,积极稳妥组建农村商业银行,培育合格的市场主体,更好地发挥支农主力军作用。在此改革过程中,如何化解和防范风险?农信社如何完成机制转换?如何协同推进省联社履职改革?

在此过程中,如何化解存量风险、防范增量风险?“从全国实践看,基本做法是统筹发挥政府和市场的作用,从三方面入手防控风险。”中国银监会相关负责人说。

把化解风险放在首位

把化解风险放在首位

首先,落实财政、货币政策,各级地方政府用“真金白银”置换农信社不良资产;其次,农信社实施股份制改革和增资扩股,通过股东购买方式化解不良资产,用市场力量加快化解历史包袱;最后,对于高风险、经营管理水平较差的农信社,银行业金融机构和优质企业可对其兼并重组,民间资本阶段性控股也获得政策允许。

在我国农村金融服务领域,长期以来形成了多种中小型机构并存的局面,它们包括农村信用社、农村合作银行、农村资金互助社、农村商业银行、村镇银行等。其中,农信社承担着支农服务主力军重任,在部分农村地区,它甚至是农民获得金融服务的唯一渠道。

在我国农村金融服务领域,长期以来形成了多种中小型机构并存的局面,它们包括农村信用社、农村合作银行、农村资金互助社、农村商业银行、村镇银行等。其中,农信社承担着支农服务主力军重任,在部分农村地区,它甚至是农民获得金融服务的唯一渠道。

以河南省为例,去年各级政府共出资107.91亿元帮助辖内农信社清收不良贷款、变现置入资产。“我们坚守‘三条底线’,即农信社‘不出钱、不回购、不兜底’。”河南银监局副局长周家龙说,同时,抓住政策允许省级融资平台过渡性持有农信社股份这一契机,指导各改制机构加快增资扩股、资产变现、亏损挂账。

然而,农信社也有着较重的“历史包袱”:产权不明晰、法人治理结构不完善、内控制度不健全、资产质量差、潜在风险大。

然而,农信社也有着较重的“历史包袱”:产权不明晰、法人治理结构不完善、内控制度不健全、资产质量差、潜在风险大。

截至目前,河南省农合机构共处置不良贷款553.44亿元,变现置入资产110.18亿元,6.11亿元历年亏损挂账已全面消化。

由此,国务院在《深化农村信用社改革试点方案》中提出,要重点解决好两个问题:一是以法人为单位,改革信用社产权制度,明晰产权关系,妥善处理历史积累和包袱;二是改革信用社管理体制,将其管理和风险处置责任交由省级人民政府承担。

由此,国务院在《深化农村信用社改革试点方案》中提出,要重点解决好两个问题:一是以法人为单位,改革信用社产权制度,明晰产权关系,妥善处理历史积累和包袱;二是改革信用社管理体制,将其管理和风险处置责任交由省级人民政府承担。

图片 3

在此过程中,如何化解存量风险、防范增量风险?“从全国实践看,基本做法是统筹发挥政府和市场的作用,从三方面入手防控风险。”中国银监会相关负责人说。

在此过程中,如何化解存量风险、防范增量风险?“从全国实践看,基本做法是统筹发挥政府和市场的作用,从三方面入手防控风险。”中国银监会相关负责人说。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