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面陶瓷企业招工难的烦恼,引凤回巢

2月5日上午,垫江周嘉镇上的一栋3层厂房里,一位穿着红色棉服,围着湖蓝色围巾的女子和一群大叔大妈们坐在一起,熟练地将配件接在一根根线上。她就是这些大叔大妈的老板,垫江返乡创业明星周明杰。

图片 1远水总是难解近渴

河南西北角的台前县,地处黄河滩区,是一个深度贫困县。以前,这里“冬春白茫茫,夏秋水汪汪,年年有洪涝,岁岁闹饥荒”。而今,县里迎来大批返乡创业青年,赢得乡村振兴新机遇——

“我现在主要是给海尔供应冰箱、空调、洗衣机的连接线,订单已经订到今年10月份。”见重庆日报记者前来采访,周明杰放下手中的活儿为我们介绍起来,脸上是满满的自信,她说,“我这次打算,趁春节外出打工的老乡回家再招200来名固定工人,把他们留在老家!”

企业招工难,招合适的员工更是难上加难。

全县崛起汽车零部件企业500多家;羽绒产品出口40多个国家和地区;相框产业占全国50%以上市场份额……据不完全统计,近3年,3367名台前人返乡创业,带动3.28万名农民就业增收。

把项目带回家让老乡们赚钱

在中国沿海地区,无论是制造型企业,还是销售型或服务型企业,老板们都在埋怨“招工难”。按理说,中国有14亿人口,劳务用工资源丰富,为什么企业招工还会如此发愁呢?我们在调查时发现,找工作的大学生比前些年多了很多,但能满足用工单位需求的产业工人却不多。

“台前许多产业‘无中生有’,一批批外出的人才带着技术、资金,带着经验、情怀回乡,他们是乡村振兴的希望!”台前县委书记常奇民说。

18年前,22岁的周明杰来到广东汕头一家电子元件加工厂当工人,一干就是9年。

中国是一个制造大国,企业最大的用工需求是产业工人。由于高校的无序扩招,如今每3个人当中就有一个是大学生,致使中国的人才结构更加不合理。近几年来,由于国家出台了农田免征税政策,农民的负担显然是减轻了许多。于是,那些过去要依靠外出打工来补贴家用的农民不再外出。更重要的是,中国实施计划生育政策近40年来,大多数农民家庭只有1-2个子女,生活质量有所提高,再加上国内各高校的扩招,学生毕业后都希望留在城里工作,而考不上大学的学生也因家里条件好,父母也不愿让他们出来打工受苦。

乡村振兴,关键看人气。农村人才怎么引得来,留得住?记者进行了调查。

“这9年时间,我也得到了老板的信任,他愿意把电子元件的组装工作外包给我做。不过,在汕头招工成本高,稀释了利润。”周明杰回忆说,2009年春节她回老家过年,发现家乡其实有不少老乡为了照顾小孩、老人而留在家里。

还有一种情况是,前些年跑到沿海等地的打工人员,在企业学到一身本事后,他们便开始自己当老板。另外一种情况是,这几年来,沿海地区正在实施产业转移,将一些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到内地,内地一些地方政府也加大了招商引资力度,而他们招商的重点对象就是这批早年外出打工、现如今正在创业当老板的“老乡们”。因此,沿海地区便开始出现了一股“返乡创业潮”,这批外出创业者的返乡,一方面会在沿海地区带走一批员工;另一方面,在家乡办厂也会截留一批原本需要到沿海来找工作的“打工者”。这样一来,前去沿海地区找工作的人便自然少了许多。

为何引得来?

周明杰与丈夫王方波商量,可以把电子元件加工项目带回老家,让老乡们可以赚钱,又可以留在家里照顾老小,还解决了在汕头招工成本高的问题。

企业在招工的过程中,最难招的还是一些合适的技工和高级营销人员。有些企业为了招到一个合适的人才,他们会不惜重金去请“猎头”挖角。据一位浙江的刘姓老板对笔者说,他经营的是一家电光源制造企业,年产值在2亿元以上,过去一直是帮一些国内外大型企业贴牌加工,可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这几年,企业的利润便越来越薄,如果算上厂房折旧、投资利息,再加上企业要正规纳税的话,企业几乎没有任何利润可言。为了摆脱这种被动局面,刘总决定自己在国内建一个销售网络。于是,他首先想到的是聘请一名销售总监。可令他万万想不到的是,不到2年的时间,企业就换了4名销售总监,至今还未招到一名合适的销售总监。他说,有些应聘者要么是滥竽充数,要么是吃里扒外乱搞名堂。刘总算了一笔帐,这两年,光招工广告及猎头费等直接的招工费用就花了他近30万元,还不算因总监离职带来的各种间接的损失。

产业有基础,用地用工成本低

说干就干,周明杰和丈夫放弃了当时在汕头5000多的月薪,回到老家开始了创业路。

企业招普工也难。企业招生产线上的工人主要分三种渠道:一是到内地的技校去招;二是到劳务市场去招;三是出钱请老员工出面到家乡去招。可无论哪一种方法,成本都很高:从技校招回的三五个学生一旦做上一两年,他们就会合起伙来向企业提一些无理的要求,如果得不到满足,他们往往喜欢集体跳槽,因为他们都是同学;到劳务市场招来的员工又极不稳定,有时别的企业工资一个月高50元他就跑了;而老员工从家乡招来的员工是非又多,他们往往喜欢拉帮结伙,给企业的管理带来许多麻烦。

在台前县,飞出去的“凤凰”,缘何愿意回乡?

政府为她提供了8万元无息贷款

为了解决企业招工难的问题,各地政府都纷纷出台了一些政策,可尽管如此,远水总是难解近渴。因为,这是中国经济社会转型时期绕不开的一道坎,要想彻底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还得从中国的教育体制改革入手,真正做到“政、产、销、学、研”五者有机地结合。否则,企业今后招工将会越来越难。

记者调查了解,不少人看中乡村创业成本低。吴玉磊、丁小燕大学毕业后,留在郑州打拼。2011年,两人辞职创业,看中舞蹈服和舞鞋生意,七拼八凑,开了个40多平方米的代销店。第二年,两人借用亲戚的旧房子当车间,雇佣20多名工人,挣下第一桶金。

回乡创业初期,购买设备、原材料,并租下一百多平米的厂房后,周明杰和丈夫在外打工多年的积蓄所剩无几。

“时间一长,用工成本高,技术工人流失,想扩大规模,大城市缺少空间。我们一盘算,如果回老家,问题不就解决了吗?”吴玉磊说,老家有场地,乡亲们也有做鞋的手艺,算工价,每月人均便宜近千元。

“这时候是政府帮助了我们!”周明杰说,当地政府为她提供了8万元的无息创业担保贷款,还帮她宣传招聘到20多名固定员工。

2013年,吴玉磊两口子回到台前县清水河乡岳庄村。一开始,他们购置缝纫机,培训工人,在自家小院办起鞋厂。之后,租地建起“扶贫车间”,安置就业50多人。技术有保障,产品有质量,销路越来越广。如今,年销售舞鞋100多万双,产值近千万元。

“后面,我只用了6个月时间,就还上了这8万元贷款。”周明杰伸手比出个6,笑着说,电子元件加工是计件工资,村民可以拿回家做活儿,现在,她的工厂已经有50多名固定员工,有临时合作关系的农民工最多时达到千余名,其中还有十来户是残疾贫困家庭。

有人返乡是看到产业基础。马楼镇人满慎波原本在内蒙古做汽配批发生意,年销售额2000万元,但他一直有发展绿色农业的梦想。“滥用化肥、农药,让果蔬品质下降。我想种出绿色农产品,找到记忆中的味道。”满慎波说。2017年春,他拿出200多万元,流转土地560亩,开始在黄河滩发展农业。

“扩大规模就能吸收更多乡亲参与到电子元件组装中来,带领更多的老乡过上小康生活。”看到返乡群众越来越多,今年,周明杰计划将加工规模继续扩大,除了以前的业务,她还接了LED灯具的电子元件加工,预计一年盈利达到60万元。

有人返乡是因为家庭所需。打渔陈镇周庄村的杨纪彬、姜玉芬夫妇回乡,初衷是不愿再让孩子“留守”。

2008年,杨纪彬、姜玉芬从北京一家服装厂辞工,回乡做服装加工。因为技术不过关,一年后创业失败,十多万元投资打了水漂。夫妻俩到杭州打工,虽说俩人每月能挣1万多元,可始终牵挂老人、孩子。2015年,夫妻俩再次回乡创业,从代工做起,如今已建起500多平方米厂房,自创童装品牌——“妙妙虫”。

如何干得好?

网站地图xml地图